2018年7月20日 星期五 农历戊戍年 六月初八

公告公示:

更多››党建论坛

更多››干部工作

电子杂志

老党员之家

荣誉室

中共鞍山市委组织部举报中心

主要职责:
受理在选人用人方面违反
《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》
等法规的问题,以及对领导干部政治、
纪律、思想、作风、廉洁自律
等方面问题的举报。

举报电话:12380
传真号码:5536575
电子邮箱:jbzx@asgov.cn
通信地址:鞍山市胜利南路25号
中共鞍山市委组织部举报中心
(市委427房间)
邮政编码:114001
您的位置:首页 ›› 本市动态

守住教育红线 莫让补课成风

点击::3922次 | 作者:刘晓峰 | 加入时间:2018-4-23 8:28:00 | 来源:千山晚报
内容简介:     教师,被誉为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。然而,因违规补课等问题屡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。2017年11月,市教育局联合四部门印发了《中小学校和中小学在职教师违规补课的处理办法》,对于违规有偿补课的

教师,被誉为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。然而,因违规补课等问题屡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。2017年11月,市教育局联合四部门印发了《中小学校和中小学在职教师违规补课的处理办法》,对于违规有偿补课的在职教师,给予开除公职处分,取消教师资格,并追究所在学校相关负责人的监管责任。该《办法》被称为我市史上“最严禁补令”,“最严禁补令”实施5个月以来,我市共有14名教师因参与违规补课被严肃查处。然而,在如此高压态势下,却还有个别教师视禁令为空文,公然挑战这“最严禁补令”。
   依据群众举报,2018年4月12日晚上6点,市第51中学一位姓艾的在职教师在立山区英杰教育机构进行有偿补课。晚上5点30分,距离上课时间还有半个小时,已经有学生和家长陆陆续续地赶来。暗访组工作人员跟着家长坐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。6点整,窗帘被拉上,补课正式开始。此时的教室已经是座无虚席,经过粗略统计,参与补课的学生大约有四十名。
   在“最严禁补令”出台后,这么多学生参与,这么明目张胆的补课,真的是在职教师所为吗?暗访组工作人员来到了英杰教育招生办一探究竟。立山区英杰教育招生工作人员说:“鞍山市一提艾老师没有不知道的,北华育孩子冲她来的挺多。”暗访组工作人员问:“她是51中老师吗?”该招生人员说:“反正课讲得好你就不用问她哪的了。”通过交谈,小艾老师在职教师的身份得到了确认。
   同时,招生办老师告诉暗访组工作人员,小艾老师的课,每名学生每堂课的学费是50元,这个价还是现在的价,以后有可能还会涨价。而且学生的座位也是按照交钱的顺序进行排座。
   在对情况进行核实后,市纪委暗访组工作人员通知了立山区教育局工作人员,当晚7点进入补课现场。明明教的是阅读,但是面对教育局工作人员的询问,这位老师却改口称自己教的是国学,并称自己名叫“艾新”,不是在职教师。立山区教育局工作人员立即通过电话对这位“艾新”老师的身份进行了核实,并没有叫“艾新”的老师。随后,在立山教育局,工作人员对第51中学在职老师的廉政档案进行了逐一排查,的确没有名叫“艾新”的老师。而当工作人员再一次仔细查看每一名老师的档案内容时,却发现一位与“小艾”老师长相十分相似的语文老师,名叫闫研,一级教师。其丈夫的名字中有“艾新”两个字。经过立山区教育局的确认,闫研就是“艾新”。2017年11月2日,闫研在抵制违规补课的承诺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她深知参与违规补课处罚的严重程度,然而却铤而走险,上了不该上的讲台。闫研违背承诺,使用假名从事补课,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为了规避检查。目前,立山区教育局对闫研违规参与有偿补课问题的处理还在进行中。
   在“最严禁补令”出台后,“乱办班、乱补课”等歪风邪气得到了有效遏制,但仍有一些补课班从“地上”转移到“地下”,藏身私宅。依据群众举报,暗访组工作人员走访了市第51中学和通山小学附近的多家课后班、托管班、教育机构,许多机构开设的课程都与学校教学内容同步,并可以提供个性化辅导,暗示有在职教师可以补课。
   在一家名为金榜学校的招生处,招生人员更是坦率地拿出了开设的课程安排。在一张宣传单上,涵盖了小学二年级到六年级的三大主要学科,许多班型都写着“同步”字样,授课老师更是被冠以“名师”头衔,格外吸引眼球。还有一些班型直接就写着“实验名师”、“市教研员”、“华育孙”、“三中徐”等等。在这张宣传单上,顾虑少的就打上学校名字,顾虑多的就冠以“名师”头衔,总之,老师的队伍绝对专业,多年延续下来,都是在职的。班里的学生都不少,交钱排座位,报名得抓紧。且不说这招生宣传中的水分有多少,该教育机构在学校附近打着在职老师的旗号,组织开设补课无疑就是对教育部门整治教育乱象的公然挑衅。
   类似情况不仅存在于立山区,其他城区也有很多。在前进岗附近,一则招生广告上写着“公立教师 课后辅导”的宣传语,暗访组工作人员拨通电话后,提及想找在职老师辅导,对方便立即变得十分谨慎。“您方便的话过来我给您讲解一下,地址在富润国际楼下,咱们面谈能方便一些。”随后暗访组工作人员又拨通了其它几家教育机构的招生电话,一家位于铁西名为新程教育的工作人员表示,也可以提供在职老师进行辅导,“在职老师一节课是300元,是数学教研组组长。有些家长想找在职老师,不信任机构老师。在职老师现在不敢出来,他怎么补,只能是咱们给介绍靠谱的家长。”
   相比于为在职老师开大课的金榜学校,更多的教育机构还是比较低调。提及在职老师,或是面谈,或是个性化服务,或是只接受小班型和一对一的补课。据群众反映,站前万科写字楼里隐匿着许多初高中的补课班,暗访组工作人员以给孩子找补课班为由向大楼门卫咨询,门卫竟一口气说出了一大堆补课机构所在的楼层。还有一些补课班、自习室隐藏在写字楼或是居民区,暗访组工作人员依据群众反映,走访了两个位于居民区内的疑似补课班,虽然没有找到正在授课的在职老师,可自习室内拥挤的桌椅、黑板上的习题、遮挡严密的窗户和可以监控周边环境的摄像头等设施,显然是一个无照经营、内藏玄机的违规场所。
   像第51中学教师闫研一样,一些在职教师通过各类校外教辅机构参与有偿补课,有的风声紧了停一停,有的心存侥幸顶风上,成为了教辅机构的“摇钱树”。而这些教辅机构,无论是否具有相关资质,都盯上了“补课”这块大蛋糕,弃场所安全、学生健康、教育规定于不顾,绞尽脑汁充当桥梁,大力开展“提前教育”和针对“考试教育”,违背了教育规律和青少年成长发展规律,也影响了学校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。对于种种乱象,相关部门应该担负起自己的职责,让违规补课的市场越来越小,让在职教师的精力集中在课堂,给学生以公平,还教育一片晴空。

相关新闻:

辽公网安备 21030202000002号